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蛊中花》胡中花 年上攻 蛊中花SM

更新时间:2020-08-18 00:04:58

《蛊中花》胡中花 年上攻 蛊中花SM 连载中

《蛊中花》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庸仍自扰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晏华,唐攸宁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庸仍自扰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蛊中花》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晏华,唐攸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两人互相寒暄一番后才回归正题。 “你这是要去哪儿,正门摆在那不走,偏偏要爬墙,莫非你还有这种癖好?” 唐攸宁急忙摆摆手,“不是,...展开

《蛊中花》免费试读

两人互相寒暄一番后才回归正题。

“你这是要去哪儿,正门摆在那不走,偏偏要爬墙,莫非你还有这种癖好?”

唐攸宁急忙摆摆手,“不是,怎么可能。我就是不想让别人发现而已。”

晏华会意,道:“原来如此,不过此时天色尚早,远还没到夜市的开放时间,姑娘要不随我先去一个地方,等夜市开放时在上街如何?”

唐攸宁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发现确实还早,也就同意了晏华的提议,两人便一起往少华寺的方向走去。

不知是不是七夕节的缘故,少华寺内人头攒动,来往上香的人们摩肩擦踵,笑意盈盈,是不是与身边的人低声讨论些家常琐事。

场面一时间竟莫名的和谐,寺内时不时传来几声深沉清远的钟声,幽幽的在耳边回响。

晏华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带着唐攸宁熟门熟路的绕过排队的长龙,劲直进了后院。

唐攸宁探头探脑的看着周围陌生的建筑,心道自己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学渣,对着眼前别具一格的建筑物词库瞬间告急,满脑子都是那句“我靠,真她***高大上。”不过,人要脸树要皮她也没当着晏华的面说出来。

“你来过这里?”

“来过,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四五岁的时候随父母来这里拜访过故人。”

“故人?”

“嗯,不过他这个人来无影去无踪,这里只是他众多暂居地之一而已。”

晏华边说边推开了门,入目的就是开满院子的百合花,那一朵朵白色的百合,井然有序的摆在院子中,令人目不暇接。

它们就在院子里悄然绽放,仿佛与世隔绝的世外高人一般,不染世俗,颇有孤芳自赏的韵味。

鼻间萦绕着它特有的清淡苦味,但区别于平时的苦味,却使人感到舒畅,惬意。

晏华进了院子,发现后面的人没跟上来,转身一看发现唐攸宁还杵在门口,俊美的丹凤眼微眯,从吼间发出一声低低的浅笑,而后道:“愣着做什么,快进来。”

晏华低沉柔和的语气把唐攸宁拉回了现实,扶着门不好意思的咳了一声,一路小跑跟上晏华。

晏华把唐攸宁招呼进房间后,晏华出去关上了大门,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形状怪异的瓶子。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晏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瓶子,眼神间流露出一抹转瞬即逝的异样,而后开口道:“药。”

唐攸宁满脸疑惑的看着晏华,他又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嗯,不过不是给你的,大可放心。”

“那是给谁的?”

“一个傻瓜。”

晏华说这话是声音极小,好似喃喃自语一般。

唐攸宁没听清,伸长脖子又问了一遍,不过晏华好像不愿意在提及这个话题,直接忽略了唐攸宁的话将瓶子揣进袖子,然后抬眸看了唐攸宁一眼。

“以后在告诉你。”

唐攸宁心里大概猜到可能是涉及人家的私密问题了,也就没有在多问什么,开始边抖腿边打量着四周,一时间竟感觉有些百无聊赖。

晏华低头喝了口茶,主动打破沉寂,“听人说你这里受过伤,伤到了神经,那现在你对以前的事,还记得多少?”

晏华说完用手指着自己的头,示意他说的“这里”。

唐攸宁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敲打着桌子,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

“什么都记不得了”

晏华放下茶杯,双手相扣放到桌上,直视着唐攸宁。

“那也好,记不得就记不得了吧,你现在这样不也活得挺好的吗,虽然有时候会有点小糊涂。”

唐攸宁对晏华的话不可置疑,心想这样确实挺好的,无忧无虑,不过一个人无端失去了一段记忆终归是会令人有些意难平的,这是人之常情。就像陪伴了自己多年的人说消失就消失了一样,说一点都无所谓那是骗人的。

晏华倒了一杯茶递给唐攸宁,唐攸宁道了谢欣然接过晏华手里的茶一饮而尽,正想开口说什么,脑袋忽然一沉就模模糊糊的趴在桌上晕了过去。

晏华手疾眼快的伸手接住唐攸宁砸向桌上的脑袋,起身熟练的将人抱在怀里。

就在这时,书架忽然“嘎吱”一声朝两边分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少年。

少年身着一袭玄色衣袍,眉眼中透露出一股慵懒的气息,淡淡询问道:“如何?”

“晏华”准确来说应该是赵成悦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人,沉默片刻后摇摇头,眉间露出担忧。

“很糟,蛊毒不仅没有褪去,还比之前严重了。”

少年闻言垂眸看了一眼赵成悦怀中的唐攸宁,转身进了密室。

“抱进来吧。”

唐攸宁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正好赶上夜市开放的时候。

她躺在床上用手按压着太阳穴,浑身无力,身体上已经愈合的伤似乎又裂开了,像是涂了清凉油一般清清凉凉的,但却感觉不到疼痛。

或许是麻木了吧,唐攸宁心想。

随即打算起身,正巧晏华端着药进来,看到唐攸宁吃力的动作,疾步走到床边扶住唐攸宁,清澈的眸子里掺杂了些许心疼,不知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

“觉得好些了吗?有没有觉得有哪儿不舒服。”

晏华关切的询问唐攸宁的状况,语气中的关心不像是无心的。

唐攸宁推开晏华扶着自己的手,使劲晃了晃脑袋,警惕的看着晏华。

晏华会意,脸上转瞬即逝过一丝苦色,随即又恢复如初。

“你该不会以为是那碗茶的缘故吧,我也喝了,怎么我没事。”

唐攸宁听他这么一说,好像也挺有道理,又心情复杂的看了一眼晏华。

咕哝道:“对不起啊,不该随便怀疑你的。”

晏华听到“对不起”三个字,脸上随即闪过不悦,一下子沉着语气道:“对不起这三个字,日后莫要再提,无论发生什么,都不用跟我道歉,这是你的权力。”

唐攸宁没有察觉到晏华脸上转瞬即逝的不悦,不可置信的看着晏华,心里实在摸不透他说这句话的真实意图。

晏华把药递给唐攸宁,看着她一口气连渣带水的的药吞进了肚,瞬间又好似变了个人打趣道:“你倒是不怕苦,我还给你准备了糖,想着给你放药里调节一下苦味呢。”

唐攸宁抹干净了嘴边残留的药渣,大言不惭的夸着海口,“那自然是不在怕的。死都死过一次了,还会怕这点苦?”

晏华听到“死”字,心头猛地一颤,眼里闪过一丝苦色。

唐攸宁察觉晏华的异样,又手忙脚乱的解释道:“我是说我是走过一次鬼门关的人。”

随后迅速转移了话题,“现在什么时辰了?”

“戌时。”

晏华的语气一如既往,听不出他此时情绪上的微妙变化。

“晏医官,我们去夜市逛逛吧。听说七夕的夜市比往常还要热闹呢。”

“嗯”

两人出了门来到街上,天上繁星闪烁,地上万家灯火。

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在一对对路过的情人面前黯然失色,姑娘含蓄的笑容照亮了情郎心中的星河。

唐攸宁看着眼前烟火气息十足的场景,觉得哪怕用尽这世上所有的赞美之词都不能描绘出此时此景的万分之一,原来京城的繁华程度竟不是她那贫瘠的想象力能够勾勒得出来的。

唐攸宁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野村姑,每到一处都要张大嘴巴惊讶一番,相比之下一脸漠然的晏华看上去倒是更像正常人。

夜很长,但人总是要歇息的,两人一直到街上游人都散得差不多了,才意犹未兴的回了府。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