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帝台锦》帝台锦 小说 全文章节 帝台锦现代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21-02-08 15:02:37

《帝台锦》帝台锦 小说 全文章节 帝台锦现代言情小说 连载中

《帝台锦》

来源:作者:纳兰三变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恽叔,兰娥

主角是恽叔,兰娥的小说《帝台锦》此文是纳兰三变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近几年老夫人只因看不惯崔氏,便一直捧大房踩三房,...展开

《帝台锦》免费试读

近几年老夫人只因看不惯崔氏,便一直捧大房踩三房,现下愿意破命救她的还是三房。

王融心里感慨万分,起身拉了兰娥小手道:“十三不用怕,不用……。”说到用……他眸光斜向李嬷。

李嬷垂头盯了脚尖儿,恭恭敬敬道:“不用盆子,取只碗来便可。”

碗?!王融眉头一拧,不动声色又向王璧扫了个眼风。

这个李嬷!滴几滴做做样子就成了,敢用碗!

王璧暗暗记下李嬷一笔,皱眉吩咐陈嬷:“拿只碗来。”

几位主子在榻前“商量”事儿,陈嬷并赵嬷两人亦是从头听到尾。此时听了吩咐,陈嬷忙不逘奔出去,片刻便捧了只卷草纹的青瓷碗回来。

李嬷冷冷看了她道:“捧好了。”说着话,右手手腕向袖子里一缩,转瞬手里便多了把寒光烁烁的短刃。

眼见她扎好了架势,兰娥便紧绷了小脸,左手拢住右手袖摆,一派“视死如归”样凑上去:“嬷嬷……下刀罢。”

她嗓音微颤,分眀此时是又慌又怕,只是伸手却伸的十分之坚定。

王融见了暗自点头,崔氏教的一双好儿女。

这边儿李嬷目光落在兰娥小胖手上……拇指压了中指无名指尾指,而零零翘了拫带小肉窝儿的食指……这老妇人便拿了刀尖儿在食指指肚上一挑,殷红的血珠刹时便溢了出来。

陈嬷“哎哟!”一声,忙伸了碗去接。

血如连珠儿,滴滴淌入碗内。

眼瞅滴下了七八滴,李嬷木了脸道:“妥了。”她声音方落,便“嗖”收了短刀。

短刀一收,她便腾出来手握了兰娥,同时另只手由衣襟里掏了颗药丸子,向青瓷碗里“当啷”一放,冷声道:“以烈酒泡两刻,而后喂老夫人服下,明早便会醒过来。”

因她行为举止素来怪辟,王融原也不指望她会亲自服侍老夫人,此刻见她又握住兰娥不撒手,王融便缓声道:“去罢,好好服侍十三歇下。”

因握了兰娥,李嬷便单手搭在腰间施礼:“老奴告退。”

随后这妇人仍如法泡制,拿了大裳将兰娥一裹,挟回了花香四海。

*******

华灯初上时分,王璧回了青孚月晓楼。待由婢子服侍换了梭布便袍,又打水净了手脸,这人便闲闲去了院子里。

正房前有座两丈见方的鱼池,王璧便背了手沿了池子散步,散不半圈儿,恽叔闪身从房顶上跃了下来,近前施礼道:“郎君,老奴查清楚了,果然是大夫人。”

既然是大夫人,那李嬷今天以血做药引便好解释了。只是……

王璧皱了眉问:“李嬷是何时疑心那位的?”

因他问话时仍闲闲地踱着步子,恽叔只好紧赶两步,与他错后一肩道:“李嬷问茶水房阿纪是未时中,以刀逼陈嬷在酉时初。”

未时中,便是最初得知老夫人发病的时辰。

“嗯,那时李嬷便已疑心裴氏。”王璧唇角微勾,顺口又问:“娥娘子上药了么?”

咦?连这些索碎小事都问?

恽叔心下想的是索碎小事,答话时却愈发小心:“李嬷与娥娘子上了药膏,待要包扎时娥娘子不允,说是怕三夫人见了又要担心。”

“唔,她倒是心细。”

几问几答间,两人已绕鱼池走了一圈儿。

王璧这才脚下一顿,缓缓回过身来。

刚才他嗓音低醇柔和,甚至说到兰娥心细时还带了几分说不出来的溺爱欢喜,此时他脸上却清清冷冷,仿似罩了层薄霜。

恽叔心下一凛,低声问:“郎君可是有什么打算?”

打算?

王璧唇角略勾,勾起来三分讥讽三分嘲弄:“无他,既然李扼有闲心派人监看十三,那本郎君便与他找些事情做做。”说了这句,转而问“赵廷缘与三老现在何处?”

恽叔恭恭敬敬道:“阿七在东市盘了家药草铺子,这两人既没有银子又不敢回荥阳,便只好在药铺里做伙计。”

“唔,他俩这日子倒是好过。”王璧嗤声一笑,淡声道:“将他俩露给李家人。”

他说的露……显然是指神不知鬼不觉,诱使李家去找这两人。

“是。”恽叔垂手应了喏,只是应喏归应喏,老头儿既不去传令亦不去办事儿,仍旧垂手看脚尖儿。

过了片刻,王璧冷声又道:“前些天裴康将东阿、益州、京兆、杜陵几地田庄商铺卖了个干净,你可知为何?”

自众人迥返长安时,荥阳郡守柳铮诬陷魏管事杀人,再到裴氏上窜下跳要将柳姬从月华庵弄出来,王璧便派了人去查裴家。

裴康卖田亩商铺的消息还是恽叔递回来的。老头儿又岂会不知道?

这会儿恽叔拿不准自家主子如此“明知故问”是什么意思,便顺了话音儿道:“老奴不知为何。”

王璧原也不想他答的上来,曲指掸掸袖摆,仿似掸苍蝇蚊虫般:“以我猜测,他是为给吕氏族人凑银子。”

恽叔听了脸色一变:“他是想……他是……。”接连说了两次,谋逆两个字终究是不敢出口。

见他也是满脸惊愕,王璧勾唇冷冷一笑:“不错,所以要将裴家也漏给李扼。”

李家祖孙行事狠辣老道,若是抓住赵延掾,再顺藤摸瓜查到柳家头上……再再牵上裴家……

恽叔暗暗为这干人甩了把冷汗,沉声道:“是,老奴这便去知会阿七。”说罢,躬身退了下去。

平安坊往东过七八座坊便是东市。这时候天色已晚,大多数铺子已经关了铺门。

阿七抬眼望望店外,见街上稀稀拉拉没有几个人,使吩咐赵延掾:“将后堂晾的药草收了罢。”

自从来了长安,赵延掾与三老便日日跟着阿七。俗话说此一时彼一时,就算两人平素养尊处优,这些天也不得不俯下身子找些活来做。

这会儿赵廷掾正瘚了屁股抹柜台,听了忙将布巾往肩上一搭,满脸推笑道:“是是,这就去。”,快步掀帘子进了后院。

这人从一县廷掾变成有家归不得的“死人”,不知道活个什么劲儿。阿七鄙夷的瞟了眼帘子,起身出了药铺。

此时夜暮低垂,满条长街上,只中间不知哪家门前挂了只灯笼。阿七在门前站的无趣,正要折身进屋,眼角里便瞄见对面儿房檐下人影一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